格格党 >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> 第五十四章 错综复杂

第五十四章 错综复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铃声,一边是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者响起时机如此巧合,惹得李敬与陈雨然双双皱眉,望向了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视过一眼,陈雨然掏出手机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里电话是戴弘打来的,看样子你给的消息是真查了点东西出来,且跟邪修案存在联系,不然他不可能电话打到我这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起身去一旁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瞅着她走开,面色古怪之余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眼,发现电话是孔武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想,李敬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孔武淡淡的话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敬,要不你还是别回来上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!!!

        李敬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问咋了,孔武恶趣味地笑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个玩笑,不要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正儿八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重案六组戴组长刚给我来电话,说是要再把你借过去。具体什么事他没说,总之你的假期取消了,现在立刻去巡查局找戴组长。之后陆阳成和易修竹也会过去,你们天王组负责巡防的区域会暂时会由飞仙组和长夜组分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知戴弘又找孔武借人,且指名道姓要了自己,李敬倒没太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暂且不论是不是他给戴弘的消息查出了头绪来,后者给陈雨然电话多半是邪修案有了新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雨然是治安部的人,不属于重案六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与邪修案有关,戴弘没理由会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了陈雨然,肯定也不会落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同样有参与邪修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有了新进展,召集“原班人马”没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陆阳成和易修竹也被拉了壮丁,属实叫李敬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弘先前有见过陆阳成和易修竹,可当时三人没有说上话,连认识都谈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,是怎么被惦记上的?

        李敬倍感疑惑,但没在电话里多问,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我马上去巡查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抓紧些,那边挺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武应了声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李敬电话刚挂,另一边陈雨然也是挂了电话,踩着拖鞋“蹬蹬蹬”往楼上走的同时,留下一句话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邪修案的确有后续了,电话里戴弘没说具体,只说跟你提供的消息有关系,让我们去会议室集合。你等我一下,我上楼换个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闻言“嗯”了声,起身收拾她吃剩下的碗筷之余,暗暗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前陈雨然还在说,这事不好直接入手,只能暗中摸排走访寻找可用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消息告诉戴弘到现在不过三个小时,这就查出结果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有了结果,还确认跟邪修案有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案六组这效率,真心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李敬与陈雨然御空来到北城巡查分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两人来到会议室时,早上参与押送杨永安行动的重案六组成员皆已到场,另还有几名没参与行动的人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阳成和易修竹,也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两人正坐在会议室角落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看到李敬进门,两人分别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见状微微一笑,转头向早已等候在会议室里的戴弘点头示意了下,走过去在陆阳成和易修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雨然跟着他,也是坐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弘见两人已然坐定,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到齐了,我们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挥手打出一道灵气启动投影仪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之,十七份病例档案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个小时前,辅查科李辅查为我提供线索。近期有不少受困一境人群离奇突破二境,前往北城第一医院借体检确认自身境界。此事疑点重重,但因第一医院的检测手段不曾检测到异常因素,暂未上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得这一开场白,在场重案六组成员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没参与早上行动里的,也已得知在案件侦办中李敬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案情有新的进展,且又跟李敬有联系,令众人多少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阳成与易修竹听得李敬被点名,也都是扭头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仪前,戴弘提过一嘴继续讲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针对此事的调查谈不上有进展,不过通过情报科梳理我得到一个信息。两年前岭南市出过一件新型违禁品案,以安全可靠为噱头,利用受困一境人群的侥幸心理进行获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谓安全可靠,当然是不存在的。涉及新型违禁品的人基本都在一周以内,因根基败坏死于灵气枯竭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于只在受害者体内检测到了些许残渣,没有实际样本,涉案新型违禁品成份尚不明确。两年前当岭南市巡查局追查到相关线索时,案犯早已逃离。最终案中的受害者除五人是失踪状态外,全数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戴弘操控身侧投影仪调取出一份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与陈雨然见着信息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身份信息不是旁人,正是被两人合力击杀的谢广坤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两人多想,戴弘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案犯谢广坤,确认是某个邪修团伙成员,目前已被击毙。华国户籍系统里查无此人,重名的有不少,但不存在与他有关的生物认证信息。鉴证科为此没少花力气,始终一无所获。直到两小时前情报科梳理违禁品相关案件时,出现了转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调出一份数量多达百人的名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两年前岭南市新型违禁品案的受害者名单,其中有个叫谢苗的,面貌特征经过比对与谢广坤有七成相似。在确认受害前几个月,他曾动过一次肝脏移植手术换过肝脏。出于周全考虑,我让鉴证科单独对谢广坤的肝脏进行了生物特征比对,确认其肝脏与医疗系统记录留档中谢苗获得的肝脏匹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众人闻言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七成相似至多能算是长得像,不能确认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且谢苗是记录在案的受害者,户籍系统里肯定有他的生物认证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比对,轻易能有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广坤与谢苗的生物特征并未能够匹配,说明不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移植的肝脏却匹配上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敬坐在位置上倍感离奇,心头更有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苗被确认是岭南市新型违禁品案的受害者,应该已经死了两年之久,早已死去的人又怎么可能作为邪修出现?

        正疑惑着,戴弘调出谢苗的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苗并非是被直接确认死亡的受害者,而是失踪受害者中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苗并未被直接确认死亡,只是失踪?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说来,谢广坤确实有可能是谢苗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他是怎么活下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两年前岭南市的案子受害者体内是有被检测到残渣的,这才确定是新型违禁品案,沾了这种东西有可能活下来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投影仪前戴弘神色凝重着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另外有个情况大家需要知道一下,死在审查院庭审现场的杨永安,其遗体化成的泡沫经鉴证科取样检测,与其本人身份档案中的生物特征没能完成匹配。”

  https://www.lwxs99.com/book/71001/2757981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wxs99.com。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wxs9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