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 > 第三十章 拜托了,另一个我(下)

第三十章 拜托了,另一个我(下)

        漆黑一片的空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百无聊赖的少女侧着脑袋,右手托着腮帮,翘着腿坐在一张高直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少女正对面的前方,有一块发着光的魔法荧幕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场景就仿佛是在什么私人影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少女,是这里唯一的观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更有趣的点是,如果仔细去看对面荧幕中所呈现的画面,便会惊奇发现,里面的主人公竟然与黑暗空间中的少女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说...

        那是现实中的另一个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在看着以自己为主角,名为“我的人生”的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嘛...

        从观众的反应来看,显然这部电影...应该拍得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忽然恼怒地拍了下身边的椅子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傻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此刻荧幕中所呈现的画面,是廖子轩将紫晶草和罗尔的信一起交给了自己,但自己却在两者之间,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晶草明明都已经到手了,直接拿着走不就好了?干嘛非还要跑去找那个什么火神教的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不会真以为你自己很强吧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事没见有多厉害,可天天还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揽事,真是笨死算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空间中的少女就像是被气坏了,胸口一个劲的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请注意,这里的“起伏”是真的能明显看出来的,沟壑分明,层峦叠嶂,跟现实中的她,那种平板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片精神空间本就是少女开拓出来的,她就是这里唯一的主宰,可以随心所欲的创造一切她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比如,少女身上穿着的清凉黑裙,比如她此刻坐着的贵族椅子,当然也包括了...她自己的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咳咳...

        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排除夹带私货的嫌疑!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被气坏了的少女小手一挥,赌气般的一把关掉了魔法影像,仿佛不愿意再看着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才没过一会儿,少女就又像是忍不住了,偷偷摸摸地将其重新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...再只看一眼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心里是这么嘀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很快,这片黑暗空间中就又充斥了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路上连个火神教的人影都没看到,这不明摆着别人把手下全召回去了,就等着你自己送上门呢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洞穴前怎么连先让别人去探路都不知道?还自己楞头的走第一个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受不了了!那个老女人问你名字,你就还真乖乖告诉她啊!不会随便瞎编一个吗?日后她万一惦记上了你怎么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现实中的自己终于深入恐爪巢穴,到了火神教的据点大本营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空间中的少女,可能连她本人都没有察觉,原本放松的坐姿变得绷直前倾,搭在椅子扶把两边的小手也开始攥紧,原先翘着的腿,更是早已放了下来,脚尖不自主的在地上焦虑地踩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中的画面,好似生怕看漏掉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种状态,随着现实中尤金妮娅主教对她展开攻击,并耍小手段,利用铁笼中的异乡人,令现实中的那个她分散注意,浪费魔力去拯救后,终于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!傻子!蠢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气死我了!气死我了!气!死!我!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甚至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狠狠的在这片黑暗空间中用力跺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在干什么!知不知道现在你很危险啊?你为什么还有闲心情去帮别人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少女恨铁不成钢,咬牙切齿的时候,突然间,在这片黑暗空间中又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?你个傻子!你既然知道你怎么还...”少女口吐芳香刚到一半,才突然意识到了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刚才还化身喷子加特林机关枪的少女,此刻却一瞬间如同变成了哑巴,至于小脸上的神色更是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震惊,到心虚,再到局促不安,最后甚至直接闭上了眼睛装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黑暗空间是独属于她,由她创造,外人绝对进不来,这一点肯定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仍还有个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除非进来的不是外人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...

        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想要靠他们帮我拖延些时间。”薇薇安耐心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在这里看着,也应该发现了吧?自从我选择帮助了那些铁笼内的异乡人后,尤金妮娅主教的话就变得格外的多起来了,就连情绪,也好像很不稳定的样子,所以我觉得,这些异乡人就是她的弱点!只要我表现得越在乎他们,她就越想要试图说服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她再多说会儿,我们再坚持一下,我就能学会她那个很厉害的魔法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安带着些许得意的声音,在黑暗空间内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与空间中还亮着的魔法荧幕所呈现的现实里,薇薇安正被尤金妮娅压制得抬不起头,狼狈不堪的样子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:“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:“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...是我吓到你了吗?对不起,我...我不是故意的!”薇薇安见听不到“自己”的回复,顿时带着慌张地开始道歉,以为她刚刚得意过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或许是真刺激到了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...呵呵。”黑暗空间中,响起了如同是从嗓子眼硬生生挤出来的僵硬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被你吓到?怎可能!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终于不再装死,她很强势的把另一个自己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很强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看少女此刻快要抠出一座城堡的脚尖,不看她快要把椅子扶手捏碎的双手,不听她胸膛在砰砰直跳,好似有无数个火球术在里面狂轰乱炸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,那...那就好!我听你之前一直在骂我,我...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?”少女实在没忍住惊呼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之...之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听我说话的!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腾的一下又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想,好像是...从那句“真是傻死了!”开始的吧?”现实中的薇薇安思考了下后认真回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她也正被暴怒中的贝拉一鞭子抽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很讨厌我,看不起我...”现实中的薇薇安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我很懦弱,总是不自信,还老傻傻的总想着去帮助别人,明明自己根本没有这个实力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中的薇薇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她看着铁笼内的玩家们,此刻正在化为一道道白光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也知道,自从那个雨夜过后,就有更厉害的另一个我,一直陪伴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比我更坚强,比我更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她来说没有困难的事,再强大的敌人也能轻松解决,再危险的局面她也能随手化解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中的薇薇安开始吟唱起魔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小小的狡猾了一下,强迫自己落入险境,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对我坐视不管,毕竟这副身体是我的,也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坐视着火神教的仪式举行,我不想暴走的魔物们踏平我们的村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托了,另一个我!拯救下大家,拯救下村子,拯救下...现实的我。“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空间中陷入了一段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实中薇薇安的魔法也快要吟唱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以为得不到回应,自己还是沟通失败了,眼神暗淡下来时,忽然间,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镰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...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是模仿的那个老女人的魔法,自然也能用火焰凝聚出武器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空间中,坐在中心位置,贵族椅子上的少女,重新翘起了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似无聊般地打着哈气,一边又重复了一遍,对着现实中的自己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一把镰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能大一点就更好了。”少女拖着腮帮想了想后,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...没,没问题!!”

        惊喜的答应声后,当现实中的薇薇安用【殖装】魔法,凝聚出了一把足足一人多高的火红巨镰后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先说好了,我可不是因为你再低级不过的拍马屁才出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履行一个输掉的赌约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得一见,少女明明说的是“输掉的”赌约,可她嘴角却疯狂上扬,仿佛她虽然输了,却又没完全输,无比的兴奋和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什么赌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中的薇薇安刚想要发问,可下一秒后,她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黑色空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之前,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原本在黑色空间内,另一个她...

        锵!!

        火花四溅!

        尤金妮娅主教,也就是魔女贝拉,挥动着烈火长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再给小姑娘装神弄鬼的机会,急速的火鞭切割着空气,发出刺耳声响,如一条咆哮的火龙,带着千钧的气势,狠狠抽向原地的薇薇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鞭子,可要比之前的那两鞭加起来都还要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被命中了,可以说不死也得半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要说能挡下她这一鞭子的,放眼整个火典城都很难找出一个手掌...算了,两个手掌能数出来的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那一幕是什么!?

        贝拉只感觉到从火鞭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反弹力道,就像是被什么给弹开了一样,让没有准备的她险些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给予她答案的,是火红的镰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被【殖装】召唤出来的燃烧镰刀,握在了小姑娘的左手上,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感觉到在她对面的少女,身上的气息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之前的薇薇安给贝拉的感觉是软中带硬,从不与自己正面交锋,身上没有一丁点儿的恶念与杀意,总是以不自信的回避和防御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现在的薇薇安,却好似彻底颠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从眼神中透露出来的疯狂,高傲,还有浓浓的杀意...

        连身为“魔女”的自己,都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薇薇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贝拉的声音格外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对于在薇薇安身上出现的这种变化,贝拉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当她用灵魂魔法附身到另一个宿主身上时,都会产生这种翻天覆地,明明还是同一个人,却好似完全不一样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贝拉将薇薇安的情况,也误以为了是另一个实力强大的人,将灵魂寄身在了小姑娘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...

        回答贝拉的只有带着戏虐感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”你猜啊。”薇薇安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笑的很诡异,很邪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,你之前好像很喜欢和我玩游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仰着头,看着悬浮在高处的贝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我们也来玩个游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猜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错了,让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猜对了嘛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让你...被我杀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安将手中的巨镰横了过来,正对着贝拉的方向,与此同时,她身上所有被【殖装】赋予的火焰,开始在刹那间改变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颜色越来越深,竟然到最后变成了诡异的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炎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又是一个不讲武德的!

        某位略显没存在感的小狼崽,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得抢抢戏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廖子轩心理大呼偷袭,因为此刻薇薇安身上所燃起的黑炎,正是与他暗炎狼的如出一辙!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竟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,连他的火焰也偷偷模仿了过去!

        拥有复制能力的显然不是第二人格的黑薇薇安,而是主人格的傻白甜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切黑了是吧?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第二人格的黑薇薇安可不管某个小狼崽郁闷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知道,相比于原来跟对面老女人一样的赤红火焰,现在的这个黑色烈焰,明显是更让她感到舒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,上,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不可抗拒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所有的火神教徒都从此刻薇薇安的身上,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感,可他们的身子还是不听使唤的动了起来,成为贝拉用来试探薇薇安力量的炮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,也想要来一起玩嘛?“

        薇薇安看着一群血红着眼睛,手持利器朝自己冲过来的火神教徒们,她像是见到了许多玩具的小女孩,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向前轻轻迈出一步,可下一秒后,她的身影就凭空出现在了冲在最前方,一位火神教徒的头顶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燃烧着黑炎的恐怖巨镰随手一划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带着迷茫表情的教徒脑袋,就滚到了少女的皮靴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悬念的秒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被选来跟着主教执行秘密任务的火神教徒,可都是至少抵达了一阶门槛的精锐,放在火典城,他们每个人都至少能成为骑士团的小队长级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面对此刻薇薇安,他们却似乎连反应的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第一个玩具被毁掉后,薇薇安就再也忍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紧跟着的是第二个,第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衣黑裙黑镰的少女如一只死亡之蝶,在火神教徒中徘徊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人能看清少女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能感觉到的,就是来自脖颈的一缕凉意,紧接着,他们就能近距离的看到少女如莲藕般白净的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成为在薇薇安脚下圆滚滚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都倒下了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尸堆上的少女晃着双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差点忘了,还有一个呢!”薇薇安自说自话般,抬起了她泛着猩红色的眼睛,望向半空飘浮着的尤金妮娅,也就是贝拉。

        ”没有人告诉过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让别人仰着头跟你说话....很不礼貌吗?”

  https://www.lwxs99.com/book/70997/2757941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wxs99.com。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wxs9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