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娇女种田,掌家娘子俏夫郎 > 第3270章 能屈能伸

第3270章 能屈能伸

        白善垂下眼眸,沉默了一会儿后道:“陛下,臣是独子,父亲又早逝,按说更会被捧在手心里长大,但在臣的记忆中,祖母她从不纵容我,微臣小的时候还会自己种姜卖钱,下地耕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前脚出宫,后脚皇帝和皇后的赏赐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周满为殷老夫人看病有功,所以帝后赏了她一点儿东西,听闻她长子夏牧刚洗三,所以帝后送了一块长命锁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夏牧的名字出现在圣旨上,他的姓名这就算定下了。要是王崔这样的大世家,或许还能据理力争一下,不让皇帝插手本族事务,白氏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氏没这个底气,所以圣旨下来以后便没有族人再为这事和刘老夫人白善他们吵,只是他们也气得够呛,让留在陇州打理家业的人日子不好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老夫人略一思索便找了白善道:“既然你给了他们当头一棒,那就要给人塞一个甜枣,冤家宜解不宜结,何况我们还同族,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分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:“祖母想给他们什么枣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老夫人道:“京中因为女学开设,书院也跟着兴盛起来,今年到京中来教学的先生不少,来求学的学生更多,要我说,现在族中来京求学的学子还是不够多,你写封信回去,从族里挑选一些少年过来读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道:“只论人品学识,不论家世,他们到京城的食宿和束脩我们都出了。再有,你把自己往年读书的笔记整理一下,送回族里,让有意的人抄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张大了嘴巴,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老夫人微微抬着下巴,面上和蔼,眼中却带了三分傲气道:“既然短时间内不能分宗,那剩下的几十年时间里,你和子谦就还得面对宗族,你们两个,一个傲气,一个倔强,品格都过于刚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大丈夫,当能屈能伸,你也长大,是做父亲的人了,该学一学屈服了。”刘老夫人道:“这事儿你亲自处理,不得交给他人经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不服气的站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低头弯腰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靠在榻上,和周满隔着一道屏风,他越想越不服气,不由问道:“满宝,我很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满打了一个哈欠,拉起被子盖住自己,闭着眼睛问,“为何这么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:“我自觉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,但祖母还是说我过于傲气。这些年在官场上,我也是示弱装过孙子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满想了想后道:“傲!魏大人曾经和我说过,哪天我要是能在占理的情况下也能跪伏在地,让世上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真心实意的跪伏在地时,那便是能屈能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喃喃:“认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认为,世人的认为而已,并不是你从心底屈服,”周满道:“我琢磨过,我认为心底那点傲气便是伸,世人的认为就是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从榻上坐起来,盘腿面向屏风,问道:“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。”周满道:“我曾经设想过,有一天,我讨厌的恭王趾高气扬的骂我是庸医,医术拙劣之类的,我肯定不能五体投地的跪着认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“唉”的一声道:“所以还得再历练呀,心底知道是一回事,能做到却又是另一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满把自己说精神了,睁开眼睛,也撑起身子看向屏风,“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道:“祖母让我和族里搞好关系,这次祖母不帮我了,让我自己出面。她说我过于傲气,大丈夫当能屈能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搞好关系呀?你刚摆了他们一道,这会儿他们肯定在气头上,肚量小的,说不定都恨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伸开手脚在榻上躺下,道:“祖母让我从族中挑选一些少年到京中进学,食宿束脩全由我们负责;再把我那些笔记送回去给族中正读书的人抄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样,前者不说,后者也是很大付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读书,最难得的就是资源了,书本资料的资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周满是坐拥整个百科馆,莫老师手稿随便翻阅的人,所以她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付出,注意力反倒放在第一条上,“祖母这是让你在族中培养自己的势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白善一直打着分宗的注意,加上从小对宗族的印象不好,所以他基本不与宗族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家和宗族全靠刘老夫人在维系,他们两个只需要好好工作养家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让白善支助族中子弟入学,显然不是单纯的搞好关系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善点头道:“我现在是族里最有前程的一个,便是为了白氏在世家中的地位,他们也不会放我分宗的,所以想要分宗,这几十年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祖母的意思是,还有好几十年呢,总要把日子过好,和族里关系不好,现在有祖母在还好,等将来……”白善顿了顿后道:“只怕我们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满立即道:“那就快去,遵照祖母的安排做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啧了一声道:“用脚拇指想也知道,我这封信回去会有多少人在心里嘲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是不是傲气,”周满道:“连人家心中嘲笑你都介意,等人家嘴上和行动上羞辱你,你还能忍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隔着一道屏风,她摇头晃脑的道:“大丈夫,当能屈能伸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善将被子拉起来盖住自己,“我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满哼唧了两声,也闭上眼睛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白善便给陇州写信,然后开始整理自己的笔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特别重要和特殊的笔记,他是不舍得给出去的,都好好的收着,打算孩子们长大了留给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的笔记有点儿断层,他便在周满的笔记里翻了翻,翻出一些来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书房里这么一翻,翻出来最多的反倒是白二郎的笔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记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善一边嫌弃的翻动,一边收在一旁,叫来下人道:“去公主府里问一问堂少爷,我这里有许多他遗落的笔记书籍,问他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人应声而去。

  https://www.lwxs99.com/book/52805/2768984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wxs99.com。格格党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wxs99.com